在谢谢声中甩手人寰的动物,阿伯丁动物园老虎伤人

在谢谢声中甩手人寰的动物,阿伯丁动物园老虎伤人

  还记得你小时候的梦想吗?有多少人脱口而出是要成为动物饲养员,这样就可以天天待在动物园里和动物们腻腻歪歪,光想想就很欢乐。

图片 1

听说宁波雅戈尔动物园的老虎因伤人被特警击毙,上海动物园饲养科副科长刘群秀心里一紧。这位野生动物生态学博士在青海观测过狐狸,在野外偶遇过狼。在5年的饲养员生涯中,他对多种动物的精神状态、毛色、粪便和进食量了如指掌,因此他深知,攻击只是老虎面对威胁的本能反应,它的死纯属“躺枪”。

图片 2

听一个朋友讲起,家养的宠物具有释放能量的作用,随着它们的外出,会自然地把屋子空间内疲乏困倦等负面或低维的情绪统统带到户外,为家里重新注入新的活力和生机。我本人是天生的动物恐惧症,对小猫小狗也是这般,并不是敌意,就是天然的恐惧,害怕靠近,更害怕触摸。即使有这么便利和实用的法子,终究也是无缘尝试,实为遗憾。

但无论怎么为老虎喊冤,刘群秀明白,如果是自己面对当时的情况,也会果断开枪,“该打还得打,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人被老虎咬死”。

  央视财经《精品财经纪录》栏目近期推出纪录片《动物园的经济账》,和你一起走进世界最受欢迎动物园之一的美国国家动物园,一睹园内工作人员与动物们热闹非凡的日常生活。

我弟弟养过一条很漂亮的金毛,它毛色的光泽亮度显然是最大的优点,加之聪明伶俐,善解人意,曾经拍过两部广告,属于快要自立能为自己挣出口粮的独立性宠物。却在今年不幸病逝,虽然只有四岁。我弟很是伤心,绝望地说起以后再也不养狗了。很能理解,宠物和野生动物不同,宠物因为加了“宠”这个字,而具有跟人更亲密的关系,它们已然是家庭的一员,享有被主人照顾、爱护、亲昵的种种权利,爱之深则情之切。

去年5月28日,美国辛辛那提动物园的应急小组为了保护跌入猩猩池的4岁男孩,被迫击毙了西部低地大猩猩哈兰贝。前一天,哈兰贝刚度过17岁生日,面对它的死亡,74岁的前饲养员杰瑞·斯通心情矛盾。

  从大熊猫、长颈鹿、狮子到水獭等等,美国国家动物园每天要喂养1800多只动物,为了满足它们挑剔的口味,动物园每年要准备100多万份食物。这个活可不轻松,一天24小时,根据动物各自的习性,需要提供源源不断的食物。

如果是野生动物呢,当它们也被人照顾时,跟人类又是怎样的一种关系?

从哈兰贝21天大时,斯通就开始照顾它,失去它“就像失去家人”。斯通并不认为哈兰贝有意伤害那个孩子,但它的行为不可预测。

图片 3

有位叫阿部弘士的动物园饲养员说,与野生动物接触时,不能贸然闯入它们的生活,不能把它们当做宠物驯养,不能对它们多加干涉,只能在远处悄悄地、仔细地观察。野生动物,总是要保留身上野性的血液,即使是在动物园。

“它突然间遇到了从未见过的事物,这对它来说是危险或好玩的。”他告诉美国全国广播公司,“但它的体形太大了,可能不小心伤害孩子,因此它必须付出代价,无论公众认为这公平与否。”

图片 4

阿部弘士出生在日本北海道旭川市,因为想从事与大自然相关的工作,就在旭川市动物园做了一名饲养员。他对饲养动物似乎有天生的灵感,在与动物的相处中获得极大的乐趣和满足,整整做了二十五年。因为小时候喜欢画画,在动物园工作后,与动物有了一线而亲密的接触,了解各种动物的形态甚至是内部解剖结构,现在是一名绘本作家,创作出大量呈现动物真实生命状态的作品。

在全世界范围内,此类事件并不罕见。

图片 5

在阿部弘士的讲述中,饲养员工作很辛苦。整整一天都不闲着,清洁动物的居舍和粪便,制作三餐饲料,检查动物健康状况。遇到冬天,动物活动的场地结了厚厚的冰,在春季开园前要人工割开,冰块才能渐渐融化。清理冬季由落叶、稻草腐烂和动物粪便堆起来的混合肥料。还要随时修缮损坏的动物园设施。每天都是有强度的体力劳动,平平常常要干到晚上八点。

去年5月,35岁的醉汉穆克什跳入印度尼赫鲁动物园的围栏,在工作人员帮助下生还;一名20岁的男子曾闯入智利国家动物园的狮区自杀,园方不得不击毙了两头狮子;一位游客在中国西霞口野生动物园试图和海象自拍时不慎落水,和一名饲养员被海象抱在怀里沉入水下溺亡。

  这些食物不仅分量惊人,也需要营养丰富。为此,动物园设有专门的食品加工部门,饲养员们戏称自己是私人订制大厨,每天很大一部分工作不是在喂食,就是在准备喂食。

不止是辛苦,还有生命危险。给老虎、狮子清理房舍时,要先引导它们到活动场地,关上门再开始清扫,必须严格按照程序操作,还不会出危险。反倒是大象、骆驼、狐狸、棕熊这些可以允许饲养员靠近的动物更容易出险情。一名饲养员就是清扫时被象牙从后背戳至前胸,当场殒命。事后调查显示,可能是大象饱受象牙肿胀的痛苦而心情烦躁。对于大象的体积,就算它是无意的,轻轻挤一下对人都是致命。猛兽,终究是可怕的。我们每个人都有出门后忘记是否锁门的患得患失,试想一下,放在饲养员身上,突然忘记是否给老虎锁好了门,这是什么样的惊吓。阿部弘士说,离开动物园很多年,依然会做这样的噩梦,惊醒之后又因是一场梦而大气一松。

全世界的动物园都一样,在紧急情况面前,人、动物和动物园,形成了复杂难解的困局。

图片 6

饲养员,需要练就勇气、魄力和智慧。白尾海雕、虎头海雕、鹰雕这类猛禽,雄健有力,尤其是它们的喙是最危险的凶器。有经验的饲养员对付它们的武器只是一把扫帚,先把鹰雕赶到地上,用扫帚逼到角落里,鹰雕只能身子翻到,爪子朝上。饲养员用扫帚在它眼前晃动,分散其注意力,左手迅速抓住它的两只脚,接着扔掉扫帚,右手从翅根处抓住双翅。这串动作必须一气呵成,慢一秒都会反被鹰雕的爪子钳住,造成重伤。而对付猴子,则是一场心理战。猴子心性敏感,完全掌握对面饲养员内心的感受,是恐惧害怕,还是威武强大,明镜一般,以此做出不同的举动。抓猴子常规的办法是用网先罩住,再徒手抓出。如果是猴子敬畏的饲养员,只需一声口哨,猴子全都乖乖地趴到铁丝网上,爪子背在身后,伏法就范。这是它们眼中的强势饲养员,不敢得罪,平时从猴山路过,都会毕恭毕敬。可要是遇到新来的、经验不足、或明显心有余悸的饲养员,即使如法炮制地同样喊一声,猴子会发出更大的声音表示嘲弄。必须要从心理上战胜猴,显示出“高猴一等”,让它们明白这块地盘上究竟是谁说了算数才行。对于饲养员来说,学会抓动物,才能叫做过关合格。

打死动物是“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图片 7

更多的是,深入而全然地了解朝夕相处的动物们。大猩猩样貌看似凶残,实则温柔至极,常常抱着双臂久久地凝视和欣赏落日的余晖,雌性大猩猩的脸孔更加和蔼;亚洲象童心未泯,下雪时用鼻子拱起雪球,然后吃下去,代替喝水,心血来潮还会偷袭,乘饲养员专心清扫时,悄悄地从背后抛过去;亚洲小爪水獭是水獭中与人类较为亲近的一种,好奇心旺盛,捉鱼的时候,并不十分专注,边抓边玩,它们会把抓到的鱼摆在岸上,再去河里继续捕猎,不慌不忙地享受着生活的乐趣。有时饲养员在水池边午休,水獭会溜过来,偷走饲养员身上的工作手册、钱包,扔到水里,是天生的游戏家。

以赛亚·迪克森跌落猩猩池后,在长达10分钟的时间里,大猩猩哈兰贝时而温柔地用手臂圈住男孩,时而又拖拽着他四处甩动。迪克森的母亲开始尖叫,旁观者越来越恐慌。

  你知道谁是这里的大胃王吗?谁又是挑嘴的娇气包?为了让动物们能够快乐生活,仅仅喂饱它们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游戏和训练鼓励它们开动脑筋并锻炼身体的敏捷性与协调性。今天,我们来讲一个“怎么可以吃金鱼?金鱼那么可爱”的故事。

动物园是孩子的乐园,前来的孩子们经常会提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有一些饲养员即使现在无法回答,回去查查书也会有答案。可有些问题就具有哲学意味了,比如它们幸福吗?

危险动物反应小组哄骗哈兰贝离开的尝试失败了,动物园的工作人员决定对大猩猩开枪,迪克森幸运地未受重伤。

图片 8

从生存数据上看,动物园里的平均寿命要高于野外,这里有科学的饮食、疾病的检查、适应气候的调节方案,还完全免除了来自天敌的挑战和威胁,不出意外,足以活到天年。

“再一次,一只无辜的动物为人类的愚蠢付出了终极代价。”评论者在辛辛那提动物园的脸书页面上留言。利物浦约翰摩尔大学灵长类动物行为专家艾米丽·贝瑟尔告诉英国媒体,大猩猩的肢体语言没有任何具有攻击性的迹象,“它显然在保护那个男孩”。

图片 9

可是,它们幸福吗?

震惊和悲痛在网络上迅速蔓延,为哈兰贝寻求“正义”的在线请愿得到超过50万个签名支持。人们在辛辛那提动物园为“网红”哈兰贝举行鲜花祭奠和烛光守夜活动,有人写歌纪念它,提议把它的形象印在50美元的钞票上。全球最大的黑客组织“匿名者”透露,有1.4万人在美国总统大选中投票给哈兰贝。迪克森的父母则遭到了连珠炮般的攻击,有人甚至要求对他们进行刑事指控。

  一看到这些活泼的金鱼,你的第一反应是不是好可爱?可惜,它们是饲养员们给好动的亚洲小爪水獭准备的美味零食。亚洲小爪水獭精力非常充沛,似乎一刻也不愿意停下来。饲养员解释,越是好动的动物越需要给它们东西玩。通过游戏的方式让动物们获取食物,能鼓励它们开动脑筋,并锻炼其身体的敏捷性与协调性。

提起这个问题,首先想到的是《老炮儿》最后镜头中鸵鸟的奔跑,它从笼子里挣脱出来,卖力地在大街上狂奔,洒脱而奔放,久违的自由。在阿部弘士照顾动物的经历中,最动情最难忘的是追捕逃跑的动物,它们会动用前所未有的聪明、活力和激情,真正闪耀出野性的光辉,“它们可能一直想着:总有一天我要逃跑!而真正成功脱逃的时候,相信每只动物都会在心里呐喊:太棒了!”

辛辛那提动物园园长塔尼·梅纳德并不后悔当时的做法,“就算是今天,我们也会作出同样的决定”。许多野生动物专家坚持认为,面对掉进猩猩池的孩子,向哈兰贝发起致命射击是唯一安全的选择,这是“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图片 10

我想,待在动物园的野生动物某种程度上是幸福的,但如果不是待在这里,回到野外自然的生物链中,要寻觅实物,要抵御灾害,要应对天敌,要随时死亡,也不会感觉不幸福,因为动物完整保留了上帝造物时赐予的平静和理性的生命尊严。

“镇静剂可能会起作用,但这句话的关键词是‘可能’。”美国动物园饲养员协会的首席执行官埃德·汉森告诉NBC。

图片 11

如果没有猎枪,人类看不到鸟的尸体,它们会在死亡之前找到一处安静而适宜藏身的地方,从容优雅地闭上眼睛。一只雏燕出巢后,在野外会受到任何一只成燕的照顾。一只感染了传染病细菌的斑马,会发出类似“快杀死我”的信号,以确保马队的集体安全,这种信号同时能被狮子捕捉,当它捕食的时候会找到这只患病的斑马。一只虎视眈眈的老虎,饿的饥肠辘辘,瞄准对象时从来不会偷袭,而是长啸一声,提示我要开始了,允许对方奔跑逃命,给出生命的机会。位于最顶端最凶猛的动物,捕食只是满足自己的温饱需求,从来不会因为游戏、或自己天生的强大、或打发无聊闲暇而任意地滥杀。

雅戈尔动物园的老虎伤人事件,也引起了类似的争议。咬人的老虎被击毙,违规闯入动物园的男子最终不治身亡,“挺虎派”和“挺人派”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给亚洲小爪水獭喂食活金鱼有利于激发它们的捕食天性。而在追逐金鱼的过程中它们可以消耗体力和脑力,但直接把金鱼放进水里对亚洲小爪水獭的锻炼可不足,于是饲养员们想出了一种更具挑战性的方法——把金鱼放进桶里,延长水獭捕食的时间,激发水獭解决问题的能力。

这是自然界的秩序,生物链的吞食和被吞食,体现着完美的转换和平衡,井然有序。动物对自己的灵魂有着真诚和敏锐的感受,对自己在宇宙中的存在也有着全面而完整的理解。

在刘群秀看来,这件事的责任主体是藐视规则的闯入者和管理可能存在漏洞的动物园,跟动物没有任何关系。

图片 12

在动物园中,更是集中面对动物死亡的地方,无法回避,也无需回避。动物的死因有很多种,有的是自身患病,有的是因饲养员对动物特殊需求的无知,有的是感到生命衰弱却绝不示弱而被饲养员忽视健康状况,还有的是因为伴侣死亡万念俱灰。能被选入动物园的动物,自身都带有观赏性、稀缺性和保护性,它们在动物园中分享着巨星、明星的不同角色。但还有一些动物,它们被饲养在动物园最不为人知的地方,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充当野生动物的活口,比如兔子和老鼠。生命平等,没有谁的生命必然优于其他生命,无论是哪种动物死亡,饲养员们都会诚心挚念地说一句:“辛苦你们了,衷心感谢。”

山西祝融万权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迟然则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本案中,雅戈尔动物园在虎山周围设置了高达3米的围墙,在围墙外侧安置明显的警示标识,并在围墙顶部安装70厘米宽网格状铁栅栏,在虎山与游客区之间设置宽阔的河流阻隔,在事发后及时安排救治,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一条规定,确实尽到了管理职责,足以免除其责任。而受害者逃票违规入园的过错,也能够减轻动物园的责任。

图片 13

直面总是带来勇气,让人释然,这些在得到饲养员照顾、爱护和感谢声中死去的动物,即使一生都在动物园渡过,想来也不会很遗憾。

与灵长类动物相比,猛兽对人类的威胁显然更大。据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报道,自1990年以来,美国动物园共发生过15次灵长类伤人事件,狮子、老虎等大型猫科动物则41次致人伤残。而根据非营利性动物保护组织“Born
Free
USA”的数据,自1990年以来,美国有256人在动物园因遭动物攻击而受伤,33人死亡,经美国动物园和水族馆协会认证的动物园内,共发生过42起因逃跑或攻击人类而不得不击毙动物的事件。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喂食的过程,也是训练过程。这些聪明的小家伙必须开动脑筋才能吃到心仪的食物。

刘群秀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动物园通常使用1.2米到1.5米的钢制吹管来麻醉动物,但老虎在咬到活的猎物或闻到血腥味时十分兴奋,激素水平升高,正常的麻醉剂量根本不可能对它产生影响,还可能适得其反。要动用麻醉枪,需要经过层层申请、审批,由专人去仓库取出,很容易错过救援过程中最宝贵的最初几分钟。

图片 14

此外,动物园中准备的高压水枪主要用于冲洗笼舍,只能打出六七米远,打在老虎身上毫无作用。保存在特殊容器中的干粉能发出巨大的声音和喷出大量气体,近一点可能吓到老虎,但它的喷射距离最远超不过3米。

  动物园园长先生解释,一旦水獭开始需要解决如何把金鱼从桶里弄出来,所有功能都会被调动起来。它们得思考,这是认知功能。它们还得动用前肢和牙齿,这是肢体功能。有时,它们还要进行群体互动。

“几乎任何生物在大型猫科动物面前都是潜在的猎物,相信自己能成为例外的人是非常愚蠢的。”美国生物保护学家卢克·道勒估计,每年都有数以百计甚至更多人被狮子老虎攻击,“对野生动物缺乏警惕和尊重会付出非常高昂的代价,有时甚至是生命。”

图片 15

尊重、掌握动物的习性是最重要的

  在美国国家动物园里,除了亚洲小爪水獭以外,还有一种动物也需要经常开动脑筋,那就是智力非凡的灵长类动物。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的合趾猿就需要学习打开特殊的喂食道具,来获取食物。

哈兰贝被击毙前的那段视频,美国前动物管理员阿曼达·奥多诺休看了一遍又一遍。他认为,哈兰贝不是在试图保护孩子,而是用他来恐吓周围尖叫的人群。

图片 16

这种聪明的灵长类动物友善、好奇,有时候透着股傻气,被称为“温和的巨人”,但体重超过180多公斤的大猩猩非常强壮。它们防御的姿态和紧闭的嘴唇,“对任何管理员来说都是噩梦”。在动物园工作时,奥多诺休几乎有了强迫症,每次清理笼舍时都要反复确认门是锁好的。

图片 17

在长期相互磨合中,饲养员和动物之间可能培养出友好、信任的感情,借此消除动物的应激反应。上海动物园三分之一的老虎在打针和采血时不需要麻醉和按压,但“上海动物园没有没受过伤的饲养员”。刘群秀始终提醒自己,尊重和敬畏动物的天性,以及保证自身安全永远应该放在第一位,其次才是爱护亲近,而且必须保持距离,绝不是“那种可以随意勾肩搭背的信任”。

  饲养员认为,觅食是动物的重要行为,他们希望为动物们创造觅食机会。在野外,合趾猿会从树枝上摘下水果等食物。饲养员就用竹子代替树枝,把合趾猿喜欢的食物串在上面,还原出它们在野外觅食的场景。

自从2013年12月,一名饲养员在打扫笼舍时被他日常喂养的华南虎咬死以后,上海动物园就率先实行了严格的岗位责任制和管理操作流程,尽最大努力保证工作人员安全。

图片 18

每扇门上都有两把锁,两位工作人员各带一把钥匙,清扫工作必须两人配合进行。工作人员如果忘记关门就去开另一扇门,报警装置就会亮起红灯,发出声响。笼舍内外都装有摄像头,有专人在监控室内密切监督。动物园每个月都会抽查工作人员的操作流程,违反规定就要扣奖金。

图片 19

据《国家地理》杂志报道,在野外,大型猫科动物倾向于将人类作为捕食对手甚至威胁来躲避,但在圈养状态下的狮子和老虎,“通常不具有对人类天然的恐惧”,一些旅游区允许人们爱抚大型猫科动物或用手喂食,又给了游客虚假的安全感。

  有时,饲养员还会把食物藏在袜子或卷纸筒里面,因为合趾猿要从里面掏出食物,需要花费脑力和体力。

刘群秀提醒公众,动物园里的老虎很少处于饥饿状态,它可能只是出于捕猎本能、练习扑杀本领或半开玩笑地攻击游客。如果人类没有激怒它,饲养员还可以通过老虎熟悉的通道和食物将它引开,但这种办法“见了血就肯定没用了”。

图片 20

面对老虎时一定不能转身逃跑,释放失败的信号并把自己最脆弱的后背暴露出来,它轻轻一跃就能追上来。可以利用人类的身高优势,举起双手,面对面站着盯着老虎,如果周围人利用争取到的几秒钟时间放鞭炮把老虎吓走,就有可能捡回一条命。

图片 21

刘群秀仔细看了雅戈尔动物园老虎伤人的视频,发现围观游客为了吓走老虎不停地喊叫,受害者则不停地用手拍打地面、推老虎,这些举动导致老虎越发紧张害怕,觉得有人要抢走它的猎物,于是越咬越紧。“如果被摁住时一动不动地等待救援,不拼命挣扎,反而可能有一线希望。”

  饲养员说:“把食物藏在动物活动的各个角落里,就如同我们生活的小小惊喜。当动物找到食物后,它们会开动脑筋,想尽办法把好吃的东西掏出来。”

在上海动物园里,刘群秀时常目睹游客将自己喜爱的食物投喂给动物,但这种愿意与之亲近的好心,可能给双方带来很大伤害。

图片 22

有人喂老虎吃面包,但老虎很难消化此类食物;很多动物因误食游客丢弃的塑料袋而丧生;金丝猴、猕猴等灵长类动物被游客投喂后,会拒绝饲料,也不爬树了,蹲在地上伸着爪子专心向游客乞讨。

  其实动物饲养员的工作可不止这些,繁重的体力活、丰富的动物知识,甚至是动物医疗知识都是每一位饲养员需要承担和具备的。可能正如美国国家动物园园长所说:饲养员训练动物的最大难度的和挑战在于要不断创新,要从动物的角度去思考它们喜欢什么、需要什么。最好还要保持一颗童心,这样才能想出有趣的玩法,让动物们玩得尽兴,生活更加丰富多彩!

野生动物的力量和速度是人类难以想象的。猴子能一把拉住小女孩的头发,熊能通过打开的车窗拉住游客的手。河马、大象等大型食草动物的伤人案例更多,因为人类没有意识到它们同样危险。

  众多尽心尽责、任劳任怨,努力让家里的萌宠吃好喝好心情好的“铲屎官”们,你们是不是任重而道远?

上海动物园的科普教育部门一直在向游客发放投喂危害的宣传单,工作人员则软磨硬泡地试图阻止他们,但仍有人置之不理。在刘群秀看来,对动物园的提醒视而不见,“相当于把生命交到动物手里”。

刘群秀在家里养过几次宠物,他的女儿年纪还小,经常把狗一把抱过来滚在地上玩,这位对野生动物了解颇深的父亲担心她太轻易亲近宠物,以至于失去边界意识。

2010年上海世博会期间,上海动物园从卧龙“请”来了10只大熊猫,有一只还不到两岁,娇小可爱。刘群秀走到它面前亲昵地拍了拍,没想到吃完竹子的大熊猫抱住他的腿就开始啃咬,把裤子扯了一个大洞。他试图把腿拉出来,但越挣扎熊猫咬得越用力。这时,卧龙饲养员走过来,随手塞了一个胡萝卜,它就松口了。这件事让刘群秀意识到,尊重、掌握动物的习性是最重要的,“来硬的没用”。

动物园要回归保护物种的最终职责

哈兰贝事件平息一段时间后,辛辛那提动物园重新开放了大猩猩区,但四周的围栏变得更高了。美国动物园水族馆协会在对动物园设施展开调查后发表声明称,“我们的共同目标是采取措施保证它不会再次发生”。

雅戈尔动物园的老虎伤人事件,也让上海动物园上上下下紧张了起来。园方马上进行了全面的安全检查,检修排除一切隐患,并在随后的5天节假日里安排了8小时不间断巡视。至于是否加高猛兽区围栏,他们还在讨论。

经过精心设计的围栏高度,是上海动物园实现生态化展示和无障碍参观的手段之一。孔雀围栏高度为30~50厘米,猛兽区围栏高约1.3米。为减少父母将孩子举高、放到栏杆上,工作人员还贴心地在围栏下方开孔并安装玻璃。

在上海动物园,大型猛兽区地处低洼,还利用水的缓冲力来降低动物向上蹿的距离,游客则必须站在落差8~10米的高地上参观,金钱豹等动作更灵活的中型食肉动物,被安置在下方开了通风口的玻璃展区。

游客参观区的后方备有应急事件处理箱,里面放着绳索和鞭炮,上面象征性地挂着一把小锁头,用硬物一砸就开,有人遇险时旁观者可以提供帮助。展区后场有备用对讲机,方便工作人员随时汇报情况。动物园还定期展开防逃演练,以免工作人员面对危险情况“吓得腿软”。

据刘群秀介绍,住建部对动物园的安全设施有相关规定,但十分宽泛。中国动物园协会正试图从行业角度推进统一的安全规范,如笼舍门的大小、动物最低福利标准等,这个逐渐摸索完善的过程可能需要很长时间。

即便动物园将安全措施做到极致,美国善待动物组织仍然提出了一个看起来无法回避的问题:野生动物是否根本不应该以这种违背本性的方式被圈养,仅为了满足人类观赏的私欲?

在《国家地理》杂志的设想中,除了适当的食物、淡水、光照和干净宽敞的活动区,一所高质量动物园的标准应该超越满足动物基本生存。底特律动物学会则提出,应当从制度上确保每只动物的生理和心理健康,而不仅仅是维持生存。

印尼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泗水动物园,因笼舍狭窄、卫生状况差和虐待忽视动物被称为“死亡动物园”,过去12个月内有近100只动物死亡。脖子被电缆缠绕的小狮子死于窒息,13岁的白虎舌头受伤后活活饿死,人们在死去的长颈鹿的胃里发现了18公斤的塑料球。

美国动物园大象死亡率是野生大象的3倍。这种聪明、情感丰富的动物在野外通常能活到65岁,被囚禁在动物园里时却饱受关节炎、肺结核和精神疾病折磨,幼象夭折时有发生。去年,底特律动物园、旧金山动物园和洛杉矶动物园决定放弃大象展区,将大象送回自然保护区。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称,随着炫耀和猎奇的心理逐渐淡去,社会各界对动物园的看法悄悄改变。人们不再愿意看到动物在囚笼里紧张地来回踱步,而是开始关心动物福利,希望看到更美丽自然的栖息地。

从荷兰鹿特丹引进大猩猩时,上海动物园特意从欧洲历史悠久、经验丰富的动物园请来工程师,花了半年多时间专门为大猩猩设计和建造笼舍,尽可能地模拟与野外相似的环境,让动物更有安全感。

刘群秀和他的同事,则绞尽脑汁地研究营养水平高又美味适口的饲料,满足动物的口腹之欲。更重要的,还是得在极端枯燥单调的笼舍生活中,给动物“一点生活的希望”。

老虎在野外状态下每天要奔跑几十公里,饥一顿饱一顿地拼命填饱肚子,生活充满刺激和不确定性。而在笼养条件下,它没有主动选择和掌控的权力,必然充满挫败感,很容易出现在笼子里不停地走来走去、有节奏地来回摇摆等刻板行为,即使饲养员想方设法把肉放在树上或埋在土里,丰富它的捕食生活,刻板行为也很难消除。

在刘群秀看来,尽管动物不得不作出一些牺牲,但动物园的存在仍有必要。

加州大学生物学家丹尼尔·布鲁姆斯坦告诉英国媒体,动物园担负的责任应该超越娱乐和科普。美国圣地亚哥动物园在62个国家有132个保护动物项目,还专门设置了一处冰洞,保存灭绝和濒危动物的血液和组织样本,期望未来用克隆技术将它们重新复活。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科研人员就没能在野外发现华南虎的踪迹。但在上海动物园华南虎保护协调委员会的努力下,动物园中华南虎的数量已增加到了138只。上海动物园还致力于保存鹤类、豹猫、水獭等本土物种,“回归保护物种的最终职责”。

“华东地区高楼大厦林立,人们已经很难看到曾经熟悉的动物,本土物种灭绝将是动物园的失职。”刘群秀说,动物园在野外种群严重缺失时起到补充协调的作用,对维护地球生态环境的稳定和功能性有重大意义。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