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直言吃不消,儿童接送率近100

家长直言吃不消,儿童接送率近100

  本报南宁讯
(见习记者陈维)在南宁市良庆区大塘镇一所小学门前的二级公路上,一名8岁男生放学过马路时,不幸被一辆货车碾压身亡。事发第二天,该小学即发出《致家长的一封信》,要求“家长每天务必亲自接送孩子上下学”。至今,此“校规”施行一个月有余,有家长为此拍手叫好,但也有家长对“亲自接送”表示为难。

东方网10月22日消息:据《劳动报》报道,继“中国式过马路”之后,“中国式接孩子”又成网络热门话题。昨天,南京某论坛将这一话题置顶到首页,立即引来众多网友的跟帖热议。而类似的话题,在全国各地的论坛中,也都吸引了众多家长[微博]吐槽。

图片 1扫描关注家长课堂微信

  家长:“每天接送”吃不消

现实中,每到放学时间,全国各地小学门口便会上演“中国式接孩子”,家长们开着二轮、三轮、四轮等交通工具,早早就在翘首以待,数量之众、人群之嘈杂仿如集市。与之相对照,在国外多数地方的小学门前,却很少会看到这样的景象。这一中国特色式现象背后的问题值得反思。

  • 校长强迫学生用打坐代替午睡 自称练20年
  • 家长必读:上班族父母教育孩子的7大误区
  • 如何发掘孩子潜能 教你培养学习兴趣
  • 新学期新气象:初三新生开学五点注意事项
  • 7招教你告别落后生 如何破解不良情绪
  • 2015五星金牌教师评选启动 报名表

  5月18日下午4时多,当事小学门口,陆续聚来一些从各个方向赶来的学生家长。快放学了,他们来接孩子回家。

核心事件

图片 2■越秀区一所小学给接送家长办了接送证。
资料图图片 3■培正小学中午放学期间,不少托管机构到校门口把孩子接走。资料图图片 4■中午放学时,家长和学生将越秀区某小学门前马路挤得水泄不通。
资料图图片 5■广州市署前路小学门前,众多家长在接孩子放学。资料图

  “我赞成学校的规定,孩子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李女士是一名三年级孩子的母亲。她说,自己家虽离学校不远,但每天都坚持接送孩子。

贴上“中国式”标签的“接孩子”

家长[微博]接不接孩子放学陷两难

  可有部分家长表示异议,“我们家根本不用过马路,离学校也就几百米距离,现在每天都要来接孩子,太麻烦”。

昨日,网友“郗宝贝”在某论坛发帖,类似连日来引发热议的“中国式过马路”,她要批评的主题是“中国式接孩子”。这篇帖子很快被置顶到首页,数百位网友评论。

广州各区普遍存在“接送难”问题,家长不接送怕不安全,接送又与上班时间冲突

  “孩子那么早就放学了,家长都还在工作,哪来的时间接?”有家长称,自己在大沙田工作,平常只能拜托朋友帮接送孩子。“可这并不是长久之计,孩子都五年级了,可以自己回家。”

这篇帖子写道:“”中国式接孩子”的场景每天都会在不同城市、不同学校的门口上演相同的内容。众多家长无论男女老幼,在孩子放学的时间聚集到学校门口,你拥我挤互不相让,其热闹程度不亚于街头闹市。”“大家都翘首期盼眼巴巴地盯着学校门内的孩子,有时因为学生太多令家长眼花缭乱,还要在队伍中仔细搜寻。此时此刻,还有哪个家长顾得了什么交通规则和礼让的风范?因此,发生交通拥堵,甚至交通事故似乎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统筹:新快报记者 廖颍谊 ■采写:新快报记者 谢源源 李应华 张若然 卢佳
方阳麟 邓毅富 实习生 吴晓娴 ■摄影:新快报记者夏世焱 毕志毅

  学生家长透露,自从4月中旬有学生在校门口过马路时被撞身亡后,学校就出台了这项“校规”。家长称,上学时家长可以不送,但放学必须有家长来接学校才放人。

“前几天,媒体上热议的”中国式过马路”对国人的规则意识、文明素养,以及交通现状进行了深刻的反思与争论。国人这种可以贴上”中国式”标签的日常行为与生活习惯不在少数,”中国式接孩子”自然也应该在反思与理性解决之列。”

又到9月开学季,家长们该为接送孩子上学放学一事操心了。开学首日,新快报记者走访广州市各区小学、幼儿园,发现“家长是否接送”是一个很普遍的难题。因担心孩子独自上学、放学不安全,有七旬老人专门从外省来到广州居住,就为了接送孙女上下学。有家长为接送孩子干脆辞职当起了全职妈妈;但也有家长因为要上班无法接送,从孩子二年级开始就让他独自放学回家。而家长们对于“何时放手孩子独自上下学”也各有说法,有人说要接送到孩子上高中,也有人说要尽早放手。

  在致家长信中,校方写道:南北二级公路、南州林场片区车流量大增,车速飞快,给学生上下学带来严重的交通安全隐患。为预防安全事故的发生,学校再次要求家长每天务必亲自接送孩子上下学。

这篇文章引发网友的热议,网友纷纷对自己身边已经见怪不怪的“中国式接孩子”吐槽。微博网友“在别处”直指这种现象的交通隐患:“在中国大多数学校门口,都会有大量的自行车、电动车、摩托车、汽车毫无秩序地停在学校附近,更有不少小商贩夹杂于人流、车流之中,不仅瘫痪了交通,还给孩子们的安全埋下了隐患。”

全职妈妈接送孩子 累并幸福着

  同时,信上还注明了学校每天的放学时间。并“请家长认真履行这一职责”。落款时间为2011年4月12日。

网友“钧的爸爸”进一步反思:“送孩子上学,接孩子放学,不管风吹雨打,这已成为很多中国家庭生活的一个模式。可为什么家长都不放心孩子自己上学放学呢?这是一个社会问题,绝对不是家长的问题。”

新快报记者近日走访发现,广州市各区幼儿园的所有班级、小学一、二年级学生都有家长接送,接送率是100%。由于放学时间较早,学生父母大多要上班,大部分学生都是由家中老人或托管班老师负责接送。而到了小学三年级以上,部分学生家长会让孩子独自上学、放学。不少小学的负责人、老师表示,中高年级特别是五、六年级的学生,接送与不接送孩子的家长各占一半。

  学校:没有强制“每天接送”

只要上网稍加搜索就会发现,这篇名“中国式接孩子:值得社会反思与解决的生活习惯”的帖子在全国各地的论坛上均有出现,各地网友对此话题均高度关注。

钟女士是全职妈妈,女儿在荔湾区金兰苑小学读六年级,她告诉新快报记者,虽然家离学校只有十多分钟路程,但她每天都坚持接送女儿上学、放学。“始终不放心,怕她自己上下学不安全,每天都要提前到学校来接她。从幼儿园开始,为了接送孩子我就辞掉工作了。”钟女士说,明年女儿上初中,她可能还会负担起接送任务,如果女儿考取路途远的学校,她肯定会接送。她觉得陪伴女儿上学、放学虽然辛苦,却也幸福。

  很多受访家长认为,他们很理解学校的用心良苦,但每个家庭有不同的情况,这样做未免有“一刀切”之嫌。

现状调查

与钟女士一样,绝大多数接送孩子的家长认为,现在社会复杂,经常发生孩子在校外受伤害或交通意外等事情,自己接送比较放心,而且这也是与孩子亲近的一种方式。

  小学的林校长说,目前该校共有学生375人,多数学生都是住校生,每天需要接送的学生约为100人。“学校的地理位置特殊,校门口车辆多,车速快,确实太危险。”他说,很多学生都住在马路对面,即使有学生不用横穿马路回家,但也要沿着马路在车流中步行数百米,甚至更远。

中国特色孩子和接送的家长几乎一对一

至于孩子多大才可以不接送,多数家长表示,如果孩子有许多关系不错的玩伴和同学一起上下学,可能会在孩子上小学五六年级时适当减少接送次数。也有家离学校较远的家长表示,会接送孩子直到上高中。

  “我们并没有强制要求家长一定要亲自接送,只要尽量就可以。”林校长称,对于一些家长有事没把孩子接回家,学校一直以来的做法都是由值日老师护送学生过马路。

下午3时许,南京凤凰花园城小学门口已聚集了百余位家长。不少家长开着私家车过来接孩子,将车停靠在湛江路马路两边。马路两边原本就停靠有一排车辆,这使狭窄的湛江路更显得拥堵。

少数家长不接送 前提是学校近

  在该校《护送学生过马路方案》中写有:值日老师要组织学生排队出校门,到公路边后,要求学生队伍离公路两米的范围;一定要让学生先在原地站好,严防学生突然横跨马路;值日老师要看好公路两头,确定无车辆来往后,再让学生排队通过人行横道。

更多家长则选择电动自行车前来接小孩。30多台电动车将学校与湛江路交叉的小空地挤得满满当当,家长们或坐在车上闲聊,或聚集在校门口向校内观望,嘈杂的情形和热闹的集贸市场没有差别。

所有受访家长都将接着孩子上学、放学视为一种负担,特别是接孩子放学,绝大多数孩子父母表示,幼儿园、小学放学时间多为下午3时至4时30分,自己仍在工作中,抽不出身接孩子。所以,少数家长选择不接孩子放学。

  学生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随着不断有更多的家长赶来,人群和不断走出的学生流汇合,整个校门口更显热闹。徐女士每天都要来接读三年级的儿子,因为儿子还要上一会儿兴趣班,大约4点多才会出校,这让她在人群中显得不那么着急。

荔湾区金兰苑小学每周一下午5时放学,周二至周四是下午4时30分,周五是3时30分。李女士告诉新快报记者,她和丈夫是河南人,在广州打工,上班时间与孩子上学、放学时间有冲突,家里又没有老人家帮忙照顾孩子,她的儿子今年上六年级,自从二年级开始,基本上放学后就自己回家,除非下雨天自己会去接一下。“可能是(来自于)农村的孩子野惯了,我不太担心安全问题。”

  “平安来校,安全回家,这是学校和家长的期望。”林校长认为,其实家长亲自接送孩子,可以实现家校的零距离对接,学生安全会更有保障。但不管是什么方式,只要有利于学生的安全,都应该积极探索施行,毕竟,学生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孩子不小了,为什么还要来接?面对提问,徐女士表情有些夸张,她感觉这问得有些莫其妙“你看到有哪个小孩不用接的?”她反问,“都是家里的独苗,家长怎么可能放心让他们(孩子)自己回家。”

不接送的家长认为,不接送有利于孩子独立,不过让孩子独自上学、回家有一个前提,即家离学校近,一般只需步行不用乘车、不用过太多马路等。

  南宁市良庆区教育局的工作人员表示,教育局并没有相关规定要求家长务必亲自接送孩子上下学,但孩子的安全问题,校方、家长甚至全社会都得重视。该工作人员还称,上下学期间,学校老师有责任维持校门口秩序,并护送学生安全过马路。

恰如徐女士所说,在学校门口,前来接小孩的家长群和小学生几乎形成一比一的比例,没有人接的学生屈指可数。如此大的人流量自然对学校门口的交通造成很大压力。城市的其他地方,路上交通压力最大的时间是上班族们的上下班时间,而对于学校附近的道路而言,它完全由学校上学、放学时间主导。

刘素华是荔湾区西关实验小学芳和校区一年级老师,她有一个上五年级的女儿。“她胆子小,虽然上学只有7分钟路程,今年开学时还要爷爷送。”刘素华称,现在她意识到,要逐渐放手了,“小孩的成长、独立在于家长的适时放手”,但不是每个学生都能像她女儿这样就近上学。

 

附近一家小店老板说,每天早上7时许、下午3点多是湛江路最热闹的时候,因为接送小孩的车辆较多,加之不断有车辆违停、调头等,这条路上经常就被堵起来了。

  中高年级学生喜欢和同学一起走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国外见闻日本学校设专人引导学生回家

学生对于家长接送又是什么看法?新快报记者采访发现,到了小学中高年级,学生对于父母是否接送已经不太介意,他们更喜欢与同学一起走,如果有老人家来接会更开心,因为通常老人家会给他们“带吃的、喝的”。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对于“中国式接孩子”,不少家长表示,这确实是中国特色,但不必“言必称国外”,美欧校车接送的那一套在中国行不通。

黄奶奶今年76岁,退休前是一位教师,为了接送孙女上下学,最近刚从浙江来到广州。9月3日下午4时,她站在荔湾区华侨小学门口等待放学的孙女小芝。

不过,也有家长指出,不说美欧,我们可以参照从城市形态、交通状况等方面与我国都较为类似的日本,在日本的小学门口,很少见到有家长来接送小孩的,都是小朋友自己上下学。

小芝今年上四年级,在奶奶来广州之前的一年里,她每天放学自己搭乘公交车3个站回家。“三年级时她就自己放学回家。因为要搭公交车,我们还是不太放心。”黄奶奶告诉新快报记者,为避开上下班高峰期,她每天上午6时10分就出门;下午3时又出门,大约3时30分到学校门口等孙女放学。

一位彭姓家长介绍,她有个亲戚在日本,去年她曾去探亲,看见亲戚家的小妹妹在上小学,因为没什么可帮忙,她自告奋勇表示可以接送小妹妹上下学,没想到亲戚一口回绝:“完全不用,在这边,小朋友都是自己走路上学。”

可是,小芝却不喜欢奶奶接着,她说“我怕奶奶走丢”,自己上下学就行了。

见惯了“中国式接孩子”,彭女士有些不信,日本的家长不担心孩子放学回家路上的安全问题吗?她于是跑到亲戚家小孩所上的小学门口一看,结果到了放学时间,真没发现一个家长来接小孩,小朋友都是列好队自己走回家。

同样,天河区华阳小学的学生家长刘女士也说,儿子今年四年级,个性比较独立,放学有时候不让家长接,想和同学一起回家。

据了解,在日本,孩子们按区域就近上学。大多数日本小学生每天清晨6点半左右就要起床,出门后和住在附近的同学们会合,然后一起走路上学。

有学校办“阅读大厅”解决“接送难”

对于有家长担心孩子上学路上的安全问题,在日本,学校专门设有“学童拥护员”,他们的任务是在每天上下学时间,站在校外车流量大、交通比较复杂的路口引导学生们安全通过。

新快报记者走访发现,为解决家长“接送难”问题,一些学校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荔湾区金兰苑小学在校门内设置“阅读大厅”,摆放书籍、桌椅,未能及时由家长接走的学生就在阅读大厅看书,每天有两名值日老师和保安看管这些学生。

除了“学童拥护员”外,保护孩子们交通安全的还有个民间组织“PTA”(家长教师联合会)。这个组织是自发的,纯属尽义务,不领报酬,其成员定期轮流担任安全员,在孩子上学放学的时间去交通要道护送孩子。

而荔湾区西关实验小学肖慧老师告诉新快报记者,该校开展了“城市学校少年宫”,学生在每天下午课后可以选择上兴趣活动课,包括乐器、合唱、科技、足球等类别的课程,共有四五十门课供学生选择。这种学校开设的免费课程,使学生不用去少年宫也可以学到课外知识,而且把放学时间推迟了1小时。

一位定居日本的中国人唐辛子便曾参加“PTA”,她专门著文记下了自己的感受:“那些在骄阳下风雨中,将自己的身体拦在道路的中间,挥舞小旗指挥孩子们过马路的妈妈们的背影,是我所见过的最美丽的背影。”

  案例

深层思考

上小区托管班如参加军训

应用时间纠正“中国式习惯”

家住白云区的程先生为了让小孩在越秀区读书,去年特意在淘金路附近买了一套只有30多平方米的学位房。今年开学以后,一家三口就成了“候鸟”:周一至周五住在越秀区,周末回到白云区。

对于“中国式接孩子”,一项有意思的数据值得相关部门研究。目前,南京幼儿园的接送率是100%,而小学尤其是低年级的学生,接送率目测至少在九成以上。一个城市有几十万乃至百万的小学生及幼儿园小朋友,那么,每天要往返学校两次人流将是数百万计,这对城市的交通压力可想而知。

程先生告诉新快报记者,好在妻子在淘金路上班,所以上午7时30分可以先把小孩送到学校,不过由于小学下午放学早,孩子就只能先去托管班了,等到下午6时妻子下班再去接小孩。

既然日本的经验证明,小学生可以自己上下学,而为什么我们的家长还是坚持接送呢?一位正在上幼儿园大二班的小朋友说出了一个答案。他妈妈曾告诉他,路上有“小偷”,会偷小朋友。

为了挑选一个靠谱的托管班,程先生与妻子花了不少心血。“小学附近所有的托管班都实地探访了一次。”他告诉新快报记者,好不容易选好一家小区内的托管班,却在给孩子收拾书包时“发现上托管班要准备的东西比上学的还多”。原来托管班自有一套规矩,因为担心小孩放学途中下雨打伞会拉长队伍,托管班要求家长准备好雨衣,中午午休还要备好睡袋……“第一天上学就像中学生去军训一样”。

多位家长表示,之所以要接送孩子,小孩放学路上的安全是他们最担心的,在听闻一些小孩被别人拐走的消息后,家长们对孩子上学放学更是不愿意“放手”。

声音

归结起来看,除了孩子上学、放学路上的安全问题外,家长坚持接送还有多项原因,诸如城市交通复杂,不按规矩行驶的车辆很多;路边有些“不良”小店,担心小孩学坏以及孩子还没长大,还不能独立回家等。

家长:希望学校办托管班 有利于学习

不少家长表示,在当前的大背景下,不可能真的让自家的小孩独立上下学,“大环境不允许”,但他们真心希望“中国式接送”能够有所改变,应该设一个时间表,废除这种“中国式的生活习惯”,想一想,家长不用操心,孩子能自己安全上下学该多好啊!

家长黄先生经常接小学三年级的儿子放学,他认为,如果学校能托管孩子,就算要交一定的费用,他也乐意。“在校托管有学习氛围,孩子可以提前做好一些作业。”

  微评

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的家长中,有八成像黄先生一样,觉得有必要由学校开设托管班,这样更安全,也有利于孩子学习,但同时也担心学校开设托管班的质量和经费问题。

寻求中国式解决之道

有家长表示,学校如果开设托管班,是否有老师愿意留下来“加班”?留下值班的老师是否能看得住、看得好那么多孩子?“这样的‘加班’对老师的责任心和能力要求比较高,一旦有孩子走丢或者其他问题,学校和老师的压力比较大,也会造成家长对学校的不信任感,反而不利于孩子在学校学习和生活。”一名家长说。

“中国式过马路”引发的讨论热乎劲还没完全退去,“中国式接孩子”又来抢夺眼球了。在城市各中小学,每到放学时点,都会有众多的家长和密密麻麻的各种车辆聚集。一时间,交通阻塞,家长焦虑,行人徒呼奈何。

针对接送难题,不少家长提出建议:学校可以提前与家长联系好,准备一个接送时间表,那些无法准时来学校接孩子的家长可轮流“值班”,在学校或学校附近照顾孩子,等待其他家长来接孩子。

究其原因,孩子过远的上下学路程、潜在的交通安全、人身安全风险,都可能造成一个家庭不能承受的痛苦。所以,“中国式接孩子”体现了家长们一种安全诉求。对此,我们更应该考虑现实国情,寻找“中国式解决”之道。

  学校:建议政府 统一购买社会化服务

其一,尽可能发挥校车的优势。如果说挨家挨户接送学生难以操作,可以在一些学生住址相对集中的区域设置集合点。更重要的是,全社会要在公路规划、行车权利上形成校车优先、重视学生安全的意识。

新快报记者采访发现,虽然《广州市小学生课后在校托管工作指引》早已实施,但由于现实条件限制,不少学校仍不能提供托管服务。

其二,家长中间应该倡导规则意识和公共文明。互相礼让、井然有序的接送秩序,不仅体现着个人的文明修养、为孩子们做出表率,更能减轻校门口拥堵,从整体利益的角度节省时间成本。

海珠区怡乐路小学目前就受限于场地和人手不足等问题,无法开展下午放学后的托管。该校负责人称,以人手配置为例,很多家长以为托管就是上自习课或者让老师“多看管一会儿”,其实老师还必须备课,分身乏术,要办托管班“学校就必须增加人员负责托管时的看管,相关费用目前仍难以解决。虽然政府对托管的学生有补贴,但实在太少了,根本不够”。

最后,不妨推广部分学校实行的多校门、错峰放学等办法,减轻拥堵的现象。

该负责人建议,上级教育部门可统一购买社会化服务,然后将资源分配到各学校。“目前海珠区教育局就购买了社会化社工服务,定期有专业社工到各小学提供学生心理辅导方面的服务,在托管方面是否也可以参照这个模式呢?”

的确,“中国式接孩子”已经不是家长送不送、接不接的问题,而是怎么接送、怎么尽可能降低公共成本的问题。这就需要各方面相互配合,妥善解决。

  老师:家长别太晚来接幼儿园孩子

广州某幼儿园的刘老师说,家长太晚接小朋友放学不利于孩子身心健康发展,特别是小孩在放学后肚子饿了,没有及时补充食物,或者太晚吃晚餐都不太好。而且看着其他小朋友都被家长接回家,他却留下,他会有情绪。

■建议

家长应接送低年级学生有助培养安全感

广东省社会工作教育与实务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青少年心理专家何维建议,对于刚入学、低年级的孩子,家长应接送小孩。

她说,孩子刚进入学校有个适应过程,对上学线路、交通规则等有一个了解和熟悉的过程。家长接送有助于培养孩子上学的安全感、信心。家长也可以在接送孩子上学、放学的过程中,教会孩子一些安全常识,包括过马路怎么注意安全、放学路上应该注意哪些安全问题、不应该做哪些事情。比如留意脚下的路,不要只顾着玩;人多的地方怎么注意安全等。

在孩子8岁以后,或上了小学二年级,可以尝试让孩子独自上学、放学,但是也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比如城市里的孩子,如果上(放)学所经路段上是繁华热闹的市区,家长可以比较放心;如果是较偏僻的路段,家长最好能接送孩子,因为孩子的安全是最重要的。

何维表示,不接送孩子可以培养孩子的成人感,让孩子获得成长的喜悦,可以促使孩子更好地自我发展。不过,不接送孩子的家长要特别注意告知孩子安全事项,嘱咐其独自上下学时要注意人身安全,不要贪小便宜,不要吃陌生人给的食品;当陌生人对孩子采取一些措施时,孩子要知道如何应对。

青少年时期的孩子,放学后可能肚子会饿,家长可以带一些点心给孩子,但不建议带那些没有营养、不卫生的零食。

孩子们希望放学后家长能第一个来接他,最后一个被接走的小孩往往不开心,这些想法都可以理解。但是家长不可能每次都第一个来接孩子,也肯定会有最后一个被接走的孩子,家长可以跟孩子说明,为什么不能第一个来接他/她,或是因为什么事情耽误了,用平等之心来获得孩子的理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