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3D铁路模型赞华南中医药学院,索菲亚就排斥华人历史规范道歉

建3D铁路模型赞华南中医药学院,索菲亚就排斥华人历史规范道歉

图片 1

图片 2图片 3

中新网4月23日电 (赵慧颖
赵多维)当地时间4月22日下午,加拿大温哥华市市议会在位于唐人街的大温哥华中华文化中心举行特别会议,市长罗品信(GregorRobertson)代表市府就该市歧视华人的历史向华人社区正式道歉。由于早期受歧视的华人多来自广东台山,因此,在罗品信用英语宣读道歉内容的同时,原华裔市议员叶吴美琪、余宏荣分别用广府方言和四邑方言宣读道歉内容的中文版本。

图片 4

4月23日电
综合报道,当地时间4月22日,加拿大温哥华市府、市议会在华埠就历史上排华政策和歧视政策公开道歉。这句迟到了逾百年的道歉,让温哥华华人湿了眼眶,更慰藉了全体华侨华人的心。

海内外广大华人华侨,共同见证这足以载入史册的一刻。从被迫缴纳人头税,到坦然接受所在国政府致歉,海外华人地位的提高有目共睹。近年来,多国纷纷对曾经的排华行为道歉,人们在探究其背后原因的同时,也揭开了一部长达百年的华工辛酸血泪史。

黄思褆自创立体模型,体现太平洋铁路华裔工人的艰苦生活

当地时间4月22日下午,加拿大温哥华市市议会在位于唐人街的大温哥华中华文化中心举行特别会议,市长罗品信(GregorRobertson)代表市府就该市歧视华人的历史向华人社区正式道歉:温哥华曾颁布排华法令,剥夺华人投票权。

图片 5
穿越塞拉山的铁路开通,华裔铁路工人向一辆驶过的火车挥手致意。(美国《世界日报》取材自斯坦福大学网站)

中新网5月29日电
据加拿大《星岛日报》报道,建造3D模型展示华裔修建太平洋铁路的艰辛、以诗歌反映《排华法》时期加国华裔所受不公平待遇;这些都出自两位高小同学之手:10岁的黄思褆和12岁的梁霭怡研究加拿大早期华裔史,通过自己的理解及富想象力的创意,表现华人对加国的贡献。她们获选代表列治文,出席卑诗祖裔展(Provincial
Heritage Fair),介绍研习成果。

考虑到作为道歉对象的早期在温哥华谋生却受到不公待遇的华人先侨多来自广东台山一带,在罗品信用英语宣读道歉内容的同时,原华裔市议员叶吴美琪、余宏荣分别用广府方言和四邑方言宣读道歉内容的中文版本。

[悲愤!加拿大排华史:不受欢迎的“勤劳者”]

黄思褆是卑诗列治文基督教学校(Richmond Christian
School)5年级学生,她以《血与铁》(Blood &
Iron)为作品题目,表现参与建设太平洋铁路的华工生活。她说:“血代表当初华人为修造铁路的牺牲,铁则是太平洋铁路的意思。”

温哥华华社的老中青三代代表人士在仪式中发言,对当局的道歉作出回应。多位市议员发言,赞扬华人的贡献,感怀华人先侨遭遇的艰辛磨难。

一百多年以前,清王朝正处于国力衰微时期,战争不断,民不聊生。偶然间,一则“加拿大招募工人修建铁路”的消息,传遍了中国东南沿海省份的大街小巷。由于收入高于国内,大量平民不惜变卖土地,筹措赴加拿大的路费。

黄思褆参观内陆“最后一根钉”

在温哥华之前,加拿大联邦、卑诗省(又译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新西敏市都曾为不光荣的排华历史向华人道歉。此次温哥华的“道歉之路”从提议到落实,走了近4年之久。

为了抵达那座“淘金城”,这些华工克服了海上极为恶劣的生存环境,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根据《不列颠殖民者》记载,1860年,有一艘从香港出发赴该地运送华工的船只,离岸时船上搭载的人数为280人,在经历了64天“波折丛生”的航程后,仅68人抵达加拿大卑诗省(今不列颠哥伦比亚)。

为更好与听众互动,黄思褆还自创游戏。此外,她还建造房屋、铁路轨、炸药等立体模型,希望以生动方式表达对华工敬意。

图片 6雷健华提出的研究歧视华人动议,2014年5月27日在温市议会一致通过。(加拿大《世界日报》/温哥华市府提供)

尽管航程如此艰难,依然有大量华工前仆后继,他们的努力成就了加国版图的完整。当太平洋铁路“最后一颗道钉”被敲进铁轨,北美西海岸的卑诗省归入加拿大疆土,自此加拿大揭开了排挤华人的序幕。

她还运用今年春假,随家人到卑诗内陆克莱拉奇镇(Craigellachie)的“最后一根钉”(The
Last Spike)历史景点参观,获得亲身经历。

2014年5月,温哥华市议员雷健华提出研究温市过往歧视华人政策的动议,在市议会上得到一致通过。2016和2017年,温哥华市府、市议会和本埠华裔、非华裔社区领袖咨询小组进行了多次磋商,以讨论如何就历史上排华政策道歉。

1885年,一部对华人带有明显歧视色彩的法律——《中国移民法》出台,该法案要求华人入境时额外缴纳人头税。此后,随着法案的不断修订,人头税的数额成倍上涨,最高峰为1903年的500加元,相当于华工在加拿大工作10年的存款。在“人头税”法实行期间,加拿大共向82369名华人征得约2300万加元的人头税,数额堪比兴建整座太平洋铁路的费用。

黄思褆的老师费多鲁克(Kim
Fedoruk)赞赏她学习用功,认为通过对自己的理解以及极富想象力方式,表现出华裔对加国的贡献。

直到2017年11月,温哥华市议会才通过了关于歧视华人历史的道歉报告《从排华到平等公民权利:检视早期华人居民所受温哥华市歧视政策》。2018年4月22日,温哥华市府、市议会举行正式道歉仪式。

1923年,加拿大变本加厉,以排华法取代了人头税,自此华工和他们的家属被隔绝在加拿大版图之外,即使拥有英国国籍的华人,也不例外。那些曾经参与筑路的华工,彻底沦为不受欢迎的“勤劳者”。

梁霭怡访UBC教授及人头税家属

图片 7电影《铁路》2009年在加拿大首映,作为铁路华工的后裔及曾缴交过人头税的加拿大铁路华工基金会名誉会长盘占元,看着电影海报大有感触。(加拿大《明报》/容成达摄)

在近代史上,加拿大一向以温和的态度示人,为何会出现如此规模的排华浪潮?分析原因不外乎两个方面,一是主流社会对华人的种族歧视,他们认为华人一心挣钱,是“没有开化”的民族;二是华人劳工的到来,削减了白人工作机会,影响了他们的收入。两个要素交织在一起,共同促成了多项排华法案的通过。

另一位入围者、加拿大土生土长的梁霭怡,是列市彩思学校(Choice
School)7年级学生。在老师岑志伦辅导下,梁以上世纪20年代初期实施的《排华法》为研究方向。她还在妈妈、卑诗大学(UBC)历史系研究员潘美珠教导下,学会撰写电邮预约访问的技巧。

加拿大的排华历史,要追溯到上个世纪。

图片 8加拿大太平洋铁路的最后一颗道钉。(中新社记者
徐长安 摄)

最后,梁成功与加拿大人头税家属会主席周明辉、UBC华裔历史系副教授余全毅等人进行面对面采访,取得个案数据撰写报告。

19世纪后期,先后有1.57万名华工参与修筑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因为工作条件艰险,
4000多人客死异乡。有人说,太平洋铁路每一公里的枕木下,都有一个中国劳工的亡魂。

[无奈!清廷官员奔走交涉 可叹弱国无外交]

通过采访,梁霭怡了解到周明辉小时候曾因肤色受人侮辱;而《排华法》导致余全毅的妈妈与家人被迫分离多年。梁霭怡感叹说:“以前没有想象过,他们(早期华裔移民[微博])的生活是这样艰苦,现在我觉得,我自己比他们幸福多了。”

图片 92016年多伦多市政厅前广场举行纪念人头税和排华法案道歉10周年活动。现场展示了当年华工建设加拿大太平洋铁路留下的最后的道钉。(中新社记者
徐长安 摄)

自古以来,国与国的较量遵从“丛林法则”、“崇拜强者,不同情弱者”,国家实力才是撑起一个民族尊严的底气。清朝末年,正是因为国家积贫积弱,华人在海外的境遇才充满了辛酸。

梁霭怡在研习期间还创作了诗歌,讲述华裔当年遭歧视情况,可见学生在师长引导下,可从研究先侨生活史中找到族裔身份定位,并通过寻根而理解社会公义议题。(记者
孙铭雪)

就是这条横贯美洲大陆的铁路连通了加拿大东西两岸,促进了加拿大经济的发展,却也成为一代华人的噩梦。

面对加拿大的排华浪潮,有识之士们并没有无动于衷,清朝官员们积极奔走交涉,加拿大当地也成立了应对反华活动的民间组织,“华人群体大声疾呼,尽管声音很微弱……”

铁路建成后,所有进入加拿大的华人都被征收人头税,以阻扰华人移民。而人头税的金额也从开始的50加元,之后猛增到500加元,相当于当时一位华工两年的工资。据统计,从1885到1923年,加拿大政府共向华人征收总计2300多万加元的人头税。

1876
年,清朝官员郭嵩焘出使英国,希望英国政府出面改善华侨在加拿大的境遇,彼时加拿大仍为英属殖民地。随后,不少清朝外交官纷纷提出交涉,但在加拿大排华情绪不断升温的背景下,交涉并没有取得成效。

图片 10遭征收人头税华人的家属,高举先祖人头税证书要求赔偿。(加拿大《星岛日报》/张文慈
摄)

1896年,清廷要员李鸿章应邀访问北美,此行他带着一个强烈的目的——“帮助侨民与所在国政府协商,改善华侨待遇”。在面对媒体采访时,李鸿章如此回应道,“加拿大拟增加华人入境税,此举并不合理。中英两国素来友好,中国人应在中英条约下同享平等地位。”

1923年,加拿大联邦政府颁布《排华法案》,终于使移民的大门彻底对华人关闭。

然而“弱国无外交,国弱则民贱”,清廷要员李鸿章的这次出访,虽然得到了加国官方的接待,却丝毫未妨碍加国政府进一步推行限制中国移民的措施。

而温哥华在1886年4月6日正式立市开始,便与反华排华活动结下“不解之缘”。

此时,放眼世界各国,“排华”情绪有了愈演愈烈之势。与加拿大联系密切的美国,不仅出台了《排华法案》,还向华工征收高额“执照税”,并对华工被杀害事件置之不理。

1886年至1947年间,温哥华实施多项涉嫌歧视华人的政策,例如:剥夺华人的投票权及公民权利、限制华人移民、限制华人在若干领域的谋生机会,在房屋及公共场所实施针对华人的隔离政策等。

1923年,就在加拿大实施“排华法案”之际,当地华人社群的报纸《大汉公报》刊发社论,认为英国所下属的国家,皆以文明自由自居,加拿大政府试图订立不合时宜的苛刻法案,“有愧于英人爱好公道之美德”。

图片 11资料图:温哥华市议会。(加拿大《明报》
陈志强摄)

时至今日,人们依然能从这份泛黄的报纸中,读到书写者的悲愤和无奈。面对悬殊的国力差距,外交官的奔劳、华人社团的求助、华人媒体的口诛笔伐,均湮没在排华浪潮中。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加拿大华人备受压迫、歧视的情况,竟通过一场战争被间接改变。

图片 122006年6月22日,加拿大联邦政府总理哈珀就“人头税”问题向全加华人正式道歉。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加拿大打压华人,甚至在参加二战时,加拿大华人最多的卑诗省省长帕托洛仍致信联邦政府,因担心华人在战后获得更多政治权利,反对其加入加拿大军队。

[欣慰!从排华到致歉 华人洗刷屈辱赢尊重]

然而,当华人以志愿兵的方式加入加拿大军队后,他们大多不惧危险,主动要求被派往海外作战。最终华人以自己的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战绩,赢得加国人民的尊重。

从19世纪到21世纪,中国人用了上百年的时间洗刷过去的屈辱。一代代华人在异国他乡勤劳致富、积极融入,逐渐赢得了主流社会的尊重。

图片 13加拿大举办展览,表彰华裔军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作出的贡献。(加拿大《星岛日报》/列治文市政府
提供)

与之相呼应的是中国国力的日渐强大,是中国在全球治理中的角色转变——在很多领域,由原来的“追随者”逐渐转换为“引领者”。正是这种客观角色的变化,国际社会才从排华走向反思。

1947年,加拿大正式废除《排华法案》,并宣布停止种族歧视政策,批准华人获得完全的公民权。同年2月,6名曾在加拿大军中服役的华人作为代表,接过了加拿大公民证书,成为加拿大华人历史上一个值得铭记的时刻。

2018年4月22日,加拿大温哥华政府就历史上的排华事件进行道歉。而在过往的十余年中,类似对歧视华人行为进行反思、调查和道歉的事例越来越多。

不过,令人注意的是,温哥华市直到1949年才废除市级排华法令,是加拿大城市中的最后一批。

在加拿大,温哥华政府并不是第一个对“排华史”进行道歉的。早在2006年6月22日,加拿大联邦总理哈珀曾代表加拿大联邦政府,就“人头税”政策向华人道歉,并承诺向受害者支付每人2万加元的赔偿金,由此拉开了加拿大三级政府“反思排华政策”的帷幕。

图片 14温哥华唐人街中华文化中心。

2010年9月20日,加拿大最早出现排华历史的卑诗省新西敏市,正式向华社道歉,成为首个向华社正式道歉并进行和解的加拿大城市。此后,卑诗省也通过了“道歉”议案。2017年,卑诗省议会斥资10万加元,在加拿大境内设立纪念碑,以纪念华人在19世纪末兴建太平洋铁路。

如今,华侨华人通过百年来不断的努力打拼,逐渐赢得当地主流社会的尊重。此外,中国近些年发展强大,在世界舞台上的影响力也显著提升,成为海外华侨华人的坚实依靠。

图片 15
美国国会参众两院要求国会正式承认《排华法案》有悖人权,并为此道歉。华裔众议员赵美心(右)在提交议案前召开记者会。(中新社记者
吴庆才 摄)

曾经华人被歧视、被剥削的历史不断被正视,不仅有地方政府做出正式道歉,还有人采取树立华人遗址纪念碑、建立博物馆、图片展等丰富形式,呼吁更多的人不忘历史,以史明鉴,不再让错误历史重演。

道歉的桥段同样在美国上演,2011年和2012年,美国参众两院分别以全票通过就《排华法案》道歉的法案,并表示将致力于保护华人享有与其他美国国民相同的民权与宪法权利。

缅怀历史不是为了“记仇”,而是为了宽容。只有勇于承认曾经犯下的过错,才能更好地向前看、向前行。

2009年1月8日,曾经“排华”最严重的美国旧金山,选出了首任华裔议会主席邱信福。2011年11月10日,旧金山又选出了首任华人市长李孟贤。

世界各国以道歉的形式反思昔日“排华史”,而华人则用铭记的方式正视早期移民“屈辱史”。据不完全统计,在世界各地,中国华侨历史博物馆、美国华人博物馆等华侨华人博物馆、纪念馆、展览馆等,已有近50家。

旧时代屈辱的历史褪色淡去,被抬头挺胸、昂首阔步的新大国形象代替;但历史的回音,仍在以另一种方式叩响当今华人的心门:无论何时何地,努力赢得国际社会的尊重和话语权,依然是全体华人奋斗的目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